天津代孕
网站banner图片

热门推荐

文章推荐

当前位置:主页 > 零风险代孕 > 正文
第752章别打我们孩子的主意,嗯我们约会吧戴清
来源:http://daiyuntj.org  时间:2019-11-25
摘要:苏渺扯了扯唇,“但是呢?”男人迟疑了一会儿,“但是生下来你若不想要,朕会看着他,教他读书习字,不麻烦你。”苏渺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那您可真是牺牲好大啊。”“还好。”

  苏渺扯了扯唇,“但是呢?”

  男人迟疑了一会儿,“但是生下来你若不想要,朕会看着他,教他读书习字,不麻烦你。”

  苏渺忍不住笑了出来,“那您可真是牺牲好大啊。”

  “还好。”

  “我没夸你!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帝北羽看了她一眼。

  苏渺看着他这幅油盐不进的死样子就觉得更生气了,这男人平日不是很能耐吗——现在是心虚了内疚了,所以她这样闹他都不生气?

  可是苏渺怒火攻心,找不到宣泄口,这股怒火发泄不出去,就变得更明显了。她目光一转,眼角的余光恰好瞥到手边有个枕头,她想也不想的抄起来就朝他砸了过去。

  帝北羽本来可以避开,可是他身形僵了一下,不知为何又顿住了。

  然后——

  这枕头就直直的砸在他身上,继而滚落在地。

  他微不可觉的蹙了下眉,然而巍然不动的身形却始终在她身边,甚至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苏渺怒意更甚,“为什么不躲?”

  “躲了你要爬起来砸么?”

  “我神经病吗?!”

  “那就是了——要么你爬起来砸、要么你砸不到更生气,所以这点小事就由着你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苏渺闭了闭眼,怒极反笑,“帝北羽!”

  然而下一秒,她的笑容就倏地止住了,瞳孔骤然紧缩,聚焦的目光震惊的落在他俊美的脸上——准确地说,是落在他嘴角那抹诡异的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鲜红血色上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苏渺震惊的看向他的眼睛,“诈我啊?”

  她就用枕头砸了他一下,这男人是豆腐做的么,竟然给她吐血?!

  这特么分明就是碰瓷!

  帝北羽对上她惊错的目光——那惊错之中仿佛又透着那么一两分的恐慌,让他心头蓦地软了一下。

  他眸光微凝,强行压下喉咙里猛然窜上的那股血腥,随手揩去嘴角可能溢出的鲜血,“嗯。”男人眼底的神色隐约又温柔了几分,“都怪你,把朕气成这样。”

  苏渺还想说什么,却见男人忽然站起身来,捡起地上的枕头扔在一旁的榻上,“好了,朕还有事要忙,你先休息。”

  他想了想,还是俯身在她额头落了一吻,“别打我们孩子的主意,嗯?”

  苏渺,“………”

  直到男人离开,她也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。

  她真的……没有用力的砸他吧?

  苏渺茫然的看着帐顶。

  【我们的孩子。】

  从刚才开始,她就一直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——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,到底要拿它怎么办。

  …………

  帝北羽走出凤央宫,脸色就重重的沉了下去,俊脸上笼罩着显而易见的晦暗。

  他先去了一趟太医院,可是太医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

  然后他让人宣了法华,可是法华也告诉他,没有问题。

  所以……

  他刚才见鬼了才会吐血?!

  帝北羽脸色愈发的阴沉,要是他真的是被一个女人的一个枕头砸出血来,那他真的该去自裁了。

  呵。

  男人重重的闭了闭眼。

  喜欢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请大家收藏:(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  凤鸣宫。

  太后神色关切的看着院子里坐在石凳上的女人,“锦依。”

  华锦依神色一顿,回头看了她一眼,勉强的弯了弯唇,“太后。”

  太后神色黯了黯,“这凤鸣宫里来来往往的下人,可惜福子已经不在了。你是个懂规矩的孩子,不像霓裳和柳儿,一个叫哀家姨母、一个叫哀家姐姐……你总是称哀家太后。”

  华锦依神色微变,“姨母……”

  “傻孩子。”

  太后走到她面前,拍了拍她的肩,“如今霓裳和柳儿都没了,哀家想过替她们报仇,可是……”她苦笑一声,“贤妃又做错了什么呢?她说的没错,她做的事从来都是公道的。”

  华锦依笑了笑,“她还救过您的命。”丛林战神笔趣阁 >

  “是啊。”太后叹了口气,“她如今还怀了龙种,那是哀家的孙子。”

  “姨母……”华锦依眼眶一热,缓缓的倚在她身上,头一回这么不懂规矩的抱住她,“我没事,您不用担心,以后我什么都不想了,我就好好的伺候您好吗?”

  太后动容的抱紧她,“好,好!”

  …………

  镜修刚才没有跟去凤央宫,只是听说了贤妃助孕的事。

  而这个时候,他这种刚刚产生过误会的人显然不适合上门去探望,于是……

  苏渺震惊的看着从窗口进来的人,“国师,你这样会不会不太好?”

  男人无所谓的走过来,完全没有半点客人的样子,自顾自的倒了杯茶,“听说你助孕了。”

  “……你消息真灵通。”

  “整个皇宫都传遍了,我又不聋。”

  “所以呢?你来道喜的?”

  “不,刚才你走了以后,我去了那日的比赛地点查看。”

  苏渺脸色一变,“有什么结果吗?”

旭日阳刚高调炫富  镜修面色复杂的盯着她看了会儿,“其实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我什么都没发现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苏渺瞬间面瘫脸,“你玩儿我呢?”

  镜修啧了一声,“我就是见贤妃娘娘心情不好,所以逗逗你,免得这孩子一不留神就掉了。”

  苏渺目光变了变,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  镜修慢条斯理的喝了茶,然后才淡淡的道:“你突然疼成那副鬼样子,知道的说你助孕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死了。”他淡淡的道,“这种情况,倒是让我想起一种禁术……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一般没人会用,所以你可能不知道。”镜修道,“只能用来延迟喜脉,所以大多数的时候,也没有人会去浪费这个力气修这种禁术。你大概是昨晚受了雷劫,所以脉象提前显了,才疼成这样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苏渺沉默了。

  果然,上回太医没探出喜脉,也不是巧合。

  苏渺抿了抿唇,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冷意,然后才看了他一眼,“谢谢。”

  镜修刚想说不用,女人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再多的感谢,也无法改变我觉得你很丑。”

  镜修,“………”

  他有些好笑,“贤妃娘娘,我当时可是在帮你,你听不出来?”

  喜欢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请大家收藏:(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

  “那你也很丑。”她指着窗口,“没其他事你先走吧,免得为了帮我又给我按缺点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镜修气笑了。

  刚好这个时候,门外传来一道脚步声……

  他挑眉道:“行,我这就走。”

  话虽如此,他的动作却像是刻意放缓了一样,在那道明黄的身影进门的刹那,他才踩着时间点从窗口出去,绛紫色的身影赫然清晰的映入帝北羽的眼帘。

  苏渺,“……灵魂之能成就…”

  这年头的男人是不是脑子都不太正常?

  帝北羽眼底倏地闪过一丝寒光,脚步在门口顿了一下,才迈开长腿走到窗口关上窗户,然后重新回到她的面前,晦暗阴沉的目光盯着她,“刚才谁在这儿?”

  “你不是看到了?”

  “没看到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苏渺不耐的皱眉,“这么骚气的紫色,你觉得还有谁?”

  帝北羽蓦地蹙眉,“他怎么这么烦,看到朕来了还得掐着点儿走,非要让朕看到他才高兴?”男人冷冷的横了她一眼,“这么第752章别打我们孩子的主意,嗯我们约会吧戴清幼稚的男人,你一定很讨厌他。”

  这话说的,就好像专门想要得到她的确认。

  最后几个字,还刻意咬重了。

  苏渺不知是好笑还是嘲讽的笑了,“帝北羽,如果他心理年龄十岁,那你三岁好吗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哦,我说——要是我讨厌幼稚的男人,没有人能排你前面。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男人喉结滚了滚,眸色一下子更阴郁了。

  就在苏渺以为他会发怒的时候,她的身体就蓦然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。

  她吓得短促的惊呼出声,以为自己的伤口又要遭殃,可是男人却好像刻意避开了她的伤,直至她落入他怀中也没觉得疼,反而比她刚才躺在床上的时候好受许多。

  “别怕。”帝北羽搂着她的肩膀,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,“朕不会弄伤你,这样舒服点没有?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身体是舒服了,心脏快吓出毛病来了!

  她冷冷瞪他,“并没有。”

  男人落在她脸上的目光柔和了几分,“嗯,那就好。”

  苏渺,“……??”

  帝北羽单手搂着她的肩,另一只手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,“你自己站着可能会累,躺在床上又觉得后背疼——虽然你很麻烦,不过朕刚才想了想,可以勉强同意时时刻刻抱着你。”

  苏渺眼睫一颤。

  看着落在自己腹部的手掌,她阖了阖眸,“刚才我说的三件事,你一件都做不到。”

  男人瞳孔一缩,动作蓦然止住了。

  几乎可以预料她下一句,是不要这个孩子。

  心脏像是忽然被人重重的锤了一下,密集的疼痛猝不及防的涌上来,甚至比他刚才吐血之前那种诡异的疼痛更甚。

  “苏渺……”

  她打断了他,“你想要这个孩子平安的生下来,可以。”

  男人呼吸又是一滞,蓦地看向她的眼睛。

  她也第752章别打我们孩子的主意,嗯我们约会吧戴清看着他,缓慢而平静的继续道:“要么你让我一个人生,生下来我自己带,我和孩子都跟你任何关系。要么——从今往后,我不想再看到后宫里看到任何一个女人。”

  ——

  求月票~~!

  喜欢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请大家收藏:(弃妃翻身:皇上,娘娘又有喜了!小楼文学更新速度最快。